395_a966

  395_a966 两个男孩子走进去。

   李小江打开冰箱,他们需要食物,长途跋涉他们可以做到,可是没有食物,他们走不出去多远。

   现在两个人从那天面包店的老板娘给的那些面包之后,再也没有进食过,水也是在卫生间的水龙头喝了一些解渴,还有衣服,他们不能继续穿着这样的衣服,太招摇,也很容易被那些追捕他们的人发现的。

   到现在为止,他们发现没有警察注意过他们,甚至他们两个的样子比流浪汉强不了多少。

   即使他们从警察的鼻子底下晃过去!除了眼底的厌恶以外,没有遇到任何一个警察上来追问。

   可是他们不能掉以轻心,如果找了警察,万一对方视势力强大,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灾难,既然人家敢把他们放在眼皮子底下,就证明这个地方是有保障的。

   李小江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智慧,大概这辈子他都没有像现在这么聪明过。

   除非逃出这个地方,否则他们绝对不安。

   吴治国看着冰箱里的食物,直咽口水。

   谢天谢地,这一家人是很重视生活质量的人。

   冰箱里塞的满满当当,简直让人惊喜。

   李小江在楼上喊他。

   纯美糖糖小妹的明媚春季

   声音不高,他们不能让别人听出来他们的声音语言,被人发现就不好了。

   吴治国嘴里咬着一块火腿,虽然很凉,可是这是肉类。

   他的肚子一点都不介意这种冰凉。

   李小江一边把从柜子里翻出来的背包递给吴治国,一边指了指一堆衣服。

   这是一些衣服,他看过了,居然是男孩子的,是整整一大箱,看得出来这应该是这一对夫妻的孩子的。

   虽然穿过,可是一点都不妨碍他们继续使用。

   牛仔裤,衬衣,还有夹克衫,运动鞋,棒球帽。

   这些东西足够他们和外面街上的孩子没有什么差别。

   两个人利用人家的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彼此看着对方身上的衣服,虽然肥肥大大,但是还算是符合现在他们的身份和年龄,不会让人引起怀疑。

   尤其是戴上帽子之后,他们只要不抬起头张扬,谁都不会多看他们一眼。

   李小江把翻乱的衣物已经整理好放回了箱子里,按照原有的位置放回去,浴室里也收拾的干干净净,甚至比起他们刚进来的时候还干净。

   他的背包里装了一些面包和水果,还有饼干和牛奶,他默默地把柜子里主人衣服口袋里的一些零钱搜刮出来,装在自己的口袋里,心里默念,对不起,我会补偿你们的,现在请当做借给了我。

   算是自己安慰自己做了错事是有缘由的。

   也算是小小的心里安慰。

   其实他也知道,自己说这些不就是个屁!

   都要死了,为了活下去,他不介意做很多事情。

   求生欲望很多时候可以改变一个人。

   两个人煎了两个鸡蛋,面包里加了鸡蛋奶酪和番茄,足足吃了两个,还用包装纸包好了四五个,装在背包里。

   吴治国叹口气,“也不知道下一顿饭在哪里!希望我们早一点脱离苦海。以前总以为到了养父母的家里那就是天堂,羡慕那些可以和养父母一起吃饭游玩的日子,我以为的天堂最幸福的事情。现在才知道我宁愿留在孤儿院里平平淡淡的一辈子,也不愿意过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逃亡生活。”

   唉,人就是这样不知足。

   “走吧,说什么都晚了,还不如想想今晚我们要在哪里露宿街头强。”李小江已经不在意很多。

   苦难让人成长。

   李小江小心翼翼的把厨房整理好,细心的把他们留下的痕迹都抹去,看了看厨房切水果的那把刀,默默地用餐巾纸裹起来,塞到了自己的裤腰上,那一根皮带的空隙里正好可以紧紧的卡住,起码这是一件武器。

   以前不知道生死是怎么一回事,现在却已经敢拿着刀子想着怎么弄死别人。

   呵呵,还真的是成长啊。

   吴治国发现了一根棒球棍,充当了自己的武器。

   两个人彼此微笑,心中有一种风萧萧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。

   走出这扇大门,他们不知道未来迎接他们的是什么。

   死亡,贩卖?还是什么?

   可是他们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   谁也别想轻易地把他们卖掉,哪怕就是死,也要咬下对方一口肉来。

   让他们知道痛的滋味。

   他们必须出发了,赶在屋子的主人回来之前离开。

   他们把后门锁住了,然后假装扔了一大块石头进去,实际上心里很清楚,只要打开冰箱主人就会明白他们的屋子有人闯进来过。

   只希望在没有发现他们偷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会怕麻烦,不愿意报警。

   他们必须走了。

   这里虽然温暖,可是只能是他们暂时的避风港,却不是永远。

   两个人拉低了棒球帽,外面的帽衫上面的帽子兜在头上,看起来和街边的那些嘻哈少年没什么区别,从背后看,甚至没人能看出来,他们是亚洲人种,这已经足够。

   两个人背着背包继续出发。

   这一次他们两个人胆子大了很多。

   走路敢在街上行走,完不担心被人发现,要是可以找到一顶假发的话,似乎就更加完美,可惜那一家人的箱子里没有假发这样的必备品。

   但是现在起码这一次他们底气足了很多,两个人甚至想好了,如果三天还没走出这个城市,他们必须想办法赚钱,当然他们已经不在把这件事当做难事,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。

   实际上这一刻开始,两个人的性格已经改变。

   所有的认知和是非曲直都在发生颠覆性的改变。

   闯进别人家里的事情他们只准备做一次就够了,现在他们已经有了起点,走出去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   两个人信心满满。

   …………

   “杰克,有人进来了!”

   女人惊呼的声音掐死在喉咙里。

   “怎么可能?我没看到有什么不一样!”男人拿着报纸站起身。

   声音在看到冰箱里空了一大半的时候戛然而止。

   没记错的话!昨天他们夫妻两个人去超市补充了部的食物。

   现在?

   嗯哼!

   两个人迅速检查了整个屋子。

   杰克摇摇头,风趣的说:“看来这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,他大概是饿了!”

   “不报警?”

   “我们丢了什么?”

   “难道告诉警察我们丢了食物?”

   女人妥协。

   “好吧,你要把后门玻璃修好,希望这一次真的只是个意外!”

   杰克拥抱妻子,去拿工具修理破损的玻璃。